女性向短篇 罪犯

作者:蓝色浪漫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动漫同人集最新章节女性向短篇 罪犯
热门小说推荐: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宰执天下 百炼飞升录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
思︿路︿客 www〝siluke〞info 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     自虐和bt的短篇 嘿嘿 完文时间……47分钟,越来越佩服我的速度了哇hahahaha~~~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让我bt一下吧……我最近有自虐倾向,大家bs我吧~~~(这好象成我的口头禅了,殴飞……)

    罪犯

    狱jǐng看着我的目光很怪,一个小时前我还是艾尔利克大佐的副官,现在却成了阶下囚,罪名虽然是叛国罪,可是却没有立即被处死。和我关在一起的是前些天才被我送进监狱的死刑犯,好象是因为盗取了军事文件,他左脚和右手的枪伤是我留下的,要zhidao我可是军校shè击第一名,要打他左脚绝不会打到脑袋也不会擦到他右手——他右手那枪是我瞄准以后再打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的目光非常怨毒,仿佛想把我生吞活剥了似的;danshi憎恨之下又带着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我很讨厌那种眼神,就像讨厌某个身居高位的人!

    不,不应该说是讨厌,应该说是恨吧!所以,我看着他的眼神也充满了怨毒。

    “喂!”他首先出声打破了沉寂,“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好不好?明明是你把我送来这该死的地方!”

    他看我不不说话,挑了挑眉,继续说:“难不成你是来陪我一起上断头台的?”

    可恶!他这个神情也像极了某个天杀的人!

    我几乎可以感觉到指甲嵌入了手掌中,温热的血从指缝中滴到地上,仿佛还能听到微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的眼神变得更奇怪,仿佛是在看一个神经病。没错,我承认自己是神经病,否则我也不会在这个该死的地方,或许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些微的血醒味刺激着我的神经,让我觉得眼前一片红sè。

    红sè,对,就是红sè!我冲向对面的人,恩——就是那个被我送近来的囚犯,死命地掐着他的脖子,我想,就算他的脖子是机械铠也会被我掐断。他也拼命地搬着我的双手,可是他只是小偷,而我是经过严格训练、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圣特拉尔军校毕业的优秀军官,liliang上根本无法和我抗衡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命啊!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终于发出了一声竭斯底里的求救声,danshi接下来的话却卡在了喉咙里。我zhidao,他想说我是疯子。隔壁牢房响起了欢呼的声音,有人在为我加油,也有人在为那个在我手下挣扎的小偷加油,真是好玩,我加重了手上的力道。

    门外响起了开门的声音,钥匙和金属牢门撞击的声音格外悦耳。

    两个狱jǐng冲了进来,把我架开。

    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再这么发疯下去了,否则一定会被送进jīng神病院。不过jīng神病院大概比地狱好一点吧?

    我的肚子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两棍子,剧烈的疼痛让我暂时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上司要见你!”其中一个狱jǐng带着鄙夷地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的上司?爱德华-艾尔利克大佐?那个金sè头发的少年,笑起来比天使更灿烂的少年?我站了起来,下意识地理了理衣服,让自己看起来更整齐一些;揉了揉脸部的肌肉,期望我笑得不是那么僵硬。

    金发的少年坐在我对面,穿着特制的小号军服,可是那双漂亮的金sè眼眸却没有任何波动,只是直直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那么做?”他说,完全是公式化的口吻——上级询问下级的口吻。

    我zhidao他说的是什么事,我朝新任大总统开枪shè击的事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——我的上司——也是我的金sè的天使。自从我来到zhōng yāng司令部的那天、成为他副官的那天,也是错误的开始。

    眼前面无表情的脸和那天灿烂的笑脸重叠起来……

    我小心地整理着身上的军服,再次调整赔枪的位置,第三次看着穿衣镜中的自己。差不多了吧!看起来很jīng神的样子。旁边传来同期毕业的朋友的笑声,“你这哪是去见上司啊,分明是去相亲嘛!”

    他笑得肆无忌惮,我只觉得额头上青筋在跳。

    “闭嘴吧!”我没好气地说:“以zuihou一名的成绩低空飞过的人也好意思嘲笑别人?”

    看着他瞬间变得乌黑的脸,丢给他一个轻蔑的笑容朝司令部的执政楼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办公室的门,深深地吸了口气,推门走了进去,眼睛平视前方,双手贴紧裤缝——标准的军姿,大声说道:“报告艾尔利克大佐,我是今年从圣特拉尔军校以第一名成绩毕业的欧-凯拉少尉,现在成为你的直属下属。”

    “恩?人呢?”我下意识地嘀咕出声,“难道我走错了?”我眼前只有一张堆满文件的办公桌,半个鬼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我的新副官?”清脆悦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哪来的声音,我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脱口而出,“谁?”

    忽然,鳖到一小撮金sè的头发在文件堆中晃动,才意识到我的上司的所在。“啊,对不起,我没有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片刻的寂静之后,响起了响彻zhōng yāng司令部的大叫:“谁是不用放大镜就看不到的超级小不点?”伴随着那叫声的同时,整个桌子上的文件漫天飞舞,如雪片一般的文件缝隙中,我看到了我的上司——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、四岁的少年,穿着明显是特制的小号军服,肩膀上的三颗金sè星星反shè着太阳光。

    “钢!”背后响起了调侃般的声音,“你把我养的猫给吓死了!”

    我望向声音的来处,不由地吓了一跳,立即举手敬礼,整个军部没有人不认得这个人,罗伊-玛斯坦上将,也是传闻最有可能成为下任大总统的人。仿佛当我不存在似的,径直从我身旁掠过,走到少年旁边,有些溺爱似的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下次要大叫时记得先派人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不zhidao为什么,我恨死了罗伊-玛斯坦上将——仿佛是没有由来地恨。

    “下次我会记得跑去你身边叫的。”格开上将的手,钢之炼金术师走到我身边,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,就像只金sè的天使,我不由地有些看呆了,“希望以后hezuo愉快。”

    灿烂的笑容消失,我眼前依然是那张面无表情、却又如太阳般耀眼的脸,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声音中带着些微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吞了口唾液,“真的想zhidao。”

    内心在挣扎,事到如今,我该怎么说?应该是我能怎么说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深深地吸了口气,大声吼了出来,“我无法忍受,无法忍受他这么对你,那个该死的、天杀的罗伊-玛斯坦!!我……我……我喜欢你!”

    一口气吼完,我楞住了、他也愣住了,金sè的眼眸中满是惊讶,所有狱jǐng都愣住了,我能感觉到那些异样的目光穿透我的身体。时间仿佛停了下来,一秒钟犹如一个世纪。

    我不zhidao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目光就一直追逐着那抹金sè的身影,犹如太阳一般灿烂的人让我移不开目光,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飞蛾,拼命地围绕着灯泡飞舞,就是无法扑过去一般。当然,有层玻璃挡着嘛。

    那层玻璃,大概就是人们所谓的道德观念吧。

    男人是不允许爱上男人的。曾经无数次地挣扎,danshi最终还是放弃。

    那是一道光芒,不是我们这种飞蛾能拥有的;就像金sè的天使不属于下水道中的老鼠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我始终只能围着那光芒飞舞,无法接近。

    只是,飞舞太久的飞蛾还未失去理智,那层玻璃就无法忍受高温而破碎了。

    我在玛斯坦上将的办公室外等待着向他做年度报告艾尔利克大佐——就这么站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,站得笔直,路过的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,仿佛觉得我很好笑。

    等了多久了?

    一个小时?两个小时?我掏出怀表,看了看时间,原来都过了四个小时了,怎么还没有结束?

    忽然,嘈杂的声音从办公室中传了出来,紧接着传来爱德华微弱的叫声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放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虽然微弱,danshi我却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我的行动完全超过了我的理解范围,猛地抽出腰间的枪,熟练地打开保险,一脚踢开办公室的门,举枪瞄准。

    我愣住了,爱德华和刚成为新任大总统的罗伊-玛斯坦也愣住了,那一瞬间,我只觉得血液在倒流。

    两人的军服被杂乱地丢在一边,我的上司被粗暴地按在诺大的办公桌上,金sè的眼眸中充满了泪水。金sè的天使,如流星般陨落……

    那一刹那,脑袋中一片空白,猛地扣动扳机,枪声响起……

    我不可思议地看着按在我枪上的机械铠——如果我手中的那团废铁还能被称为是枪的话。

    目光向前移动,对上那双金sè的瞳孔——一双满是怒意的瞳孔,一瞬间,我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那层玻璃破了,可是并非为我;什么道德观念,原来是那么可笑。

    重重的一拳落在我脸上,冷硬的机械铠,轻易地打碎了我的梦。脑袋之中只剩下一片混沌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不zhidao什么时候,整个审讯室只剩下三个人,我、金发少年以及最年轻的大总统。

    黑发男子的眼神中充满了嘲弄!

    我讨厌那眼神,好象在宣布他是胜利者一般。忍无可忍,大叫一声一拳朝他挥去,可是却被另一个人挡了下来,打在机械铠上的右手已经满是鲜血。金sè的眼眸中充满了怒意——和大约一个半小时前一样。

    彻底粉碎了,那如太阳一般灿烂的笑脸……

    罗伊笑了,我能看出那是发自内心的笑。

    我讨厌这个笑容,是发自内心的讨厌。我抓住身后钢铁的凳子,用尽全身力气朝他挥去,可是炽热的火眼更快的弥漫了我的双眼。我的身体入脱线的风筝一样向后飞去,重重地撞在墙上。意识模糊了,大脑似乎被几千匹马踩过一样,唯一的感觉是我快死了……

    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印入眼帘的是满眼的白sè,白sè的墙、白sè的床、白sè的贴栏杆。着不是监狱,更不是地狱,是一个更加可怕的地方,我zhidao自己进了jīng神病院,我很清楚,说明我没疯。

    我也zhidao自己永远也无法出去了,那如阳光般灿烂的笑脸和一脸得意的表情在眼前交替转换,让我没有任何思考的空间。

    恩,不。

    或许我真的疯了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ps:作者真的疯了…………

    思︽路︽客 www~siluke~info 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热门小说推荐: 汉柏 大宋:开局宋徽宗面前密谋造反 三国:重生赤兔,总被听心声 替嫁夫人是杠精 大秦:开局三千精甲复国称帝 大明:我真的只是普通人 鬼君夫人她又撩别人了 少爷凶猛 秦时:从签到墨家开始 凤嫮生 天唐好驸马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红楼史二郎 零下千年之伏象传说 和离后我成了病娇战神的掌心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