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三章 明示

作者:隨玉而安 || 上页目录下页 || 手机阅读谪芳最新章节第五百零三章 明示
热门小说推荐: 星战风暴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丧尸 丑女医妃,不要跑 死亡名单 超级机器人分身 神级反派 关于世界的一己之见 从默示录开始 罪恶成神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无限英灵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级书仙系统 星河贵族
颜娧在心里默默盘算推演,对黎承与裴谚的消息脉络往来十分有信心,他们两不愿意透露的消息,能打探到的自然有限。

    踏进宅子那刻,回春察觉降蛊踪影,早已告知降蛊解法,交由栾怡来解绝对可行,说到底也不外乎说在意相家与李家关系,想了解两家究竟牵扯多深。

    想来靖王入楚一事还没容家了解得透彻,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因冰毒坐困织云岛,无法再度前往北雍,没了相家主的出谋划策,李家诸事延宕,连可用之人都少得可怜,心急的会是谁?”颜娧可没忘记北雍一茬又一茬的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出言挑唆也得有人愿意被挑唆。

    德贵妃聪明如斯,又是后宫实际掌权者,自然事事多思量三分,因义安侯府之事吃了嘴快的亏,现在宫内大小事物哪项不顶着与皇后商议再谈?

    这些年雍德帝自立新后,以力不从心推搪选秀之事多年没有新人,宫里老人又躲得凶,李淑妃想再挑唆些也没个应声虫,那还能闹出什么大动静?

    更何况,三皇子今年初初踏入舞象之年?

    李家也不是傻的,这会儿吵着立皇储便宜了谁

    因此,她胆敢断定李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给自个儿闹事添堵。

    “妳把事儿琢磨得十分准确。”

    相泽深幽寒潭般冷冽眸光,若有所思瞟了眼女子,又缓缓飘向湖心,单薄胸臆传来几声笑声。

    李家的确只等,等三皇子成人,等他病愈夺权,等一个能够挑起小黎后与德贵妃龃龉的机会。

    三皇子自小聪慧好学,有朝一日待他夺得相氏山庄,有整个相家作为后盾,能有几人能争抢得过?

    “能琢磨什么?我不外乎想多玩几个月,别太快被擒回家了。”颜娧星空般晶灿的眼眸蓦然染上淡淡哀伤,心里有说不尽的酸涩道,“你病了关在岛上几年,我呢?”她无奈摇头怅然一笑道,“一个在佛堂长大的孩子,不能趁机会多看看外边世界?”

    她说得真切动人,没有半分虚假,想当初的颜娧不就是足足关了十五载?

    临了仍没几人知晓她的存在?

    她不悲切谁悲切?

    八风吹不动的相泽也为此嘴角抽了抽:……

    若非方才见识过她犀利遣词,现下这般凄楚可怜,令人心疼的口吻,加上那眼底悲凉的秋波,定会被她哄骗了去……

    没料到她竟真认了双生子身份,虽说禁令已解,朝臣要拿着些鸡毛来骚扰雍德帝视听也不是不可行,可不是每件事儿都能既往不咎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这年头连小姑娘的话都不能信了。”相泽没敢再回头,深怕会被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眸给哄骗。

    没将明白的拒绝放在心上,颜娧坦然地来到他面前,不客气地伸手索要道:“既然如此,是否该交出来了?”

    绕了那么大个圈子,要的不就是驼颜降的解法?

    能够循正常的路子来,何必伤了自个儿身子?

    无缘无故解了几个人蛊毒才叫人怀疑啊!

    虽说此法无疑是与虎谋皮,截至目前又有哪些人事物不是得有番谋画?

    “你打的主意虽然能够一举数得,但是着实歹毒了些,难道不想着为三皇子积阴德?婴鬼养成虽能为你所用,可解了你身上冰毒,也可破坏相扶两家情谊,然而这世上真能控制婴鬼之人,恐怕不会是你我。”

    似笑非笑的抬眼回望相泽,颜娧唇际勾着一抹戏谑说道:“相家主应当已经发现,扶夫人的蛊毒未发作,是栾怡的不愿意,解了,于所有人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似乎说不赢。”相泽本以为能诓骗她,未曾想她早已打探好一切,手上唯一的谈判筹码也得完全释出。

    “如同你在北雍想谋画的事儿相同,世间百态诸事能有一定的输赢?两败俱伤算赢?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算赢?赢了面子,输了里子的事儿我向来办不来,拜托行行好,能少一事是一事。”颜娧仍维持着白皙粉嫩的掌心对着他。

    “难道李家注定会输?”

    几年来的筹谋被说得一无是处,相泽还真被气笑了。

    作为李淑妃母系族人,几年来筹谋的不正是要将李淑妃拱上后位?

    时不待我又生不逢时,得多付出些心力总是再所难免,后位上不去,仍有皇储作为盼头,怎么就被她说得好似什么也无法达成般?

    “现在的黎家又有几人能撼动?相家根基多半在海上又何必淌这浑水?该三皇子的永远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想说得隐晦,又怕人听不懂,颜娧也是脑壳疼。

    雍德帝那番骚操作有几个男人能受得了?

    大方将妻子送与旁人有几个人能办到?

    视为忠贞?

    即便有黎莹挡在前头,她也不敢问出口,几个皇子究竟何人之子?

    李淑妃安安静静过日子,三皇子必定能封个闲王与封地一同享福,如若又起了什么心思,岳贵妃与贤妃这两个例子不正摆在眼前,何必与自个儿过不去?

    “不争一番怎能罢休?”虽听出了个中奥妙,相泽又如何能甘心?

    “雍德帝的子嗣数量在四国来说最为多产,皇子母家蠢蠢欲动之人也相对最多,皇家本就凉薄,要什么自然凭自个儿手腕争夺,多少人都自觉自家孩子天资聪颖,又有哪几个真正青出于蓝胜于蓝?

    看看上个帝位更迭的南楚,三个皇子全都流落在外,多年来无家可归,难道是不争的问题?

    皇帝心里明镜似的,各个皇子万事早有安排,奉劝家主冰毒痊愈,能多养生少出点主意,留点后路给李家。”

    已经是明示了啊!

    如若仍没听懂其中关窍,她只能无奈了!

    凝着湖中风吹落叶的点点涟漪,相泽终于百般不情愿地从胸臆间取出掌心大小的沉水木盒,交于葇荑之上,缓缓说道:“我会思量。”

    接过木盒颜娧终于绽出了一抹舒心浅笑,她不是圣母,能够不计前嫌宽心地遗忘他与李家在北雍捣鼓之事。

    单纯不愿几年后仍得耗费心思再斗一次,浪费些口沫即可防范未然的醒警於他,何尝不可?

    相家内耗也不是一两日之事,没了相泽也会有其他人,那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,留下个日后能说上话,讨几分情面之人。
热门小说推荐: 寂空 从斗破开始被女神云养 天师录之吾为苍生 这个世界明明很安全 傀儡女帝每天都在水深火热 我在末世海岛养龙崽 求道诸天:自玄黄开始 结婚后,人气声优突然搬来我家 求道从红楼开始 异常生物收藏图鉴 全民求生:开局百倍修炼速度 表妹她恃美行娇 反派的王妃今年六岁半 鬼瞳警探 替婚娇妻甜又飒